苏鲤拾

叶喻黄。

第六赛季夺冠的回到g市那天晚上,离开热闹的庆功宴,黄少天破天荒的在那天喝了些酒,摇摇晃晃连路都走不稳了,却又唠唠的拉着人想要去散步。

郑轩喝的走不动道被于锋搀着回房间,宋晓见情况不对也跟着一起开溜了。只剩工作人员还在收拾着残局,喻文州想着前几天总决赛的确压力太大,又拗不过黄少天的嘴炮,也是乘着凌晨粉丝散的差不多了,二人便准备去附近的公园转转。

训练营到公园只有一个小巷的距离,反方向走出去就是蓝雨。一边是喧闹未消的俱乐部,一边是静谧闲适的公园,一巷之隔,却是两个世界。两人并肩走在巷子里,抬头看着这些参差不齐的房子紧密排在一起,有着说不出的安详感,老旧而斑驳剥落的墙壁上嵌着的窗户里日光灯透出暖暖的光。

身边人滔滔不绝的发表这几天的感想,喻文州听着也不腻烦,脸上挂着惯有的笑意,只不过于平时公式化的笑容不同,倒是多了几分安适。

也是公园近的原因,没走两步便到了。冷清的广场上空无一人,黄少天不顾劝阻欢快的趁着酒劲爬上中央立着的大大的李白雕像上。

“队长队长快看,李白诶!”黄少天像检验西瓜熟没熟透似的拍了拍身旁的雕像:“那个诗怎么念来着——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我要飞!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李白上不了天,看我天哥上个天给你看看,升龙斩——!”说着竟是张开双臂想要跳下来。

“慢点啊!”
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想要上前接住他。

“啊……”
许是站的高了,风一吹酒醒了大半,黄少天望着离地面有些高度脚下不禁僵在了原地,左顾右盼了半天也不敢跳下来。

“下来吧,我接住你。”
喻文州看着上面进退不得的那人实在有些忍俊不禁,双臂打开做个迎接姿势。

“……真的,真的啊,队长你可要好好接住我。”

“好。”

凉风掠过脸颊,边上的路灯光线暗淡。

四目相接,昏暗中只能看见对方闪烁着暗淡灯光的眸子,眼中透出意外默契的信任。

一阵风声,揽人入怀,不自觉搂紧对方。

“接住了可就是我的了?”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