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鲤拾

叶喻黄。

表白

#肖戴
#生贺



  “沙沙……”

  房间静得连写字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纸团七七八八地随意铺撒在桌面上。

  戴妍琦兀自在桌面上写着,怀着满心欢喜与爱意。

  反复修改着语气,一字一句推敲着用词,判断写下的话语能否准确表达自己的心意。

  纸团堆积成了小山,少女打量着手里这满满当当的信纸,又略略思索了一番,再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崭新的信纸,把纸上内容重新誊抄了一遍,这才心满意足地把信纸小心翼翼地叠起,塞进早已准备好的信封里。

  完成一切后,少女才是露出少许疲态,不过流转在脸上的笑意却是怎样也掩盖不住的。

  窗外天色已渐暗,远处路灯饶有规律地一个一个沿着道路亮了过去,带着水气的暖风吹进宿舍里,使得整个房间有些许潮热。

  拿出与那人的合照摆在桌面,少女深呼吸用力眨了眨眼,清了清嗓子,想象着照片是本人。

  也许是心理暗示起了效果,或者是宿舍温度有些过高,少女的脸不禁有些微微发烫。

  “其实啊,刚来战队这个新环境的时候啊有一段时间特别不开心。

  “觉得自己真是水逆啊——自动售货机的最后一瓶奶茶卖完了,刚买的冰欺凌甜筒掉了,最喜欢的蝴蝶结头饰也不小心脱了胶。

  “机器欺负我!冰欺凌欺负我!蝴蝶结头饰也欺负我!那时候呀,连吃饭被呛到都觉得是饭在和我作对……

  “……可是,可是,唯独遇到了队长你。

  “像光芒一样出现在我面前,你在我面前一笑啊,感觉奶茶和草莓冰欺凌比平时甜腻腻了两倍,带着光秃秃没了花样的头饰也变得无比好看了!

         ……

  “啊……队长。我,其实……其实我想说……”

  要说的话在心里已经过了千万遍,可此时大脑却一片空白。

  “不可以啊戴妍琦,这样下去见到真人岂不是话都说不出来。”

  少女在内心这么鼓励自己。

  又是深呼一口气。

        ……

  “队长!我喜欢你!”

  终于说出了口,少女长出一口气,对着镜子比了一个加油的笑容,起身准备出门。

  她转过身,却在看到身后的人时笑容僵在了脸上。

  “妍琦,你没关门。

  “还有。

  “我也喜欢你。”

今天的吻是什么味道的?

#叶喻
#情侣设,喻队生日游乐园一日游尾声

最开始两人也只是当这个一眼就能看见的大物件是个摆设,但是人群似乎有意无意地往摩天轮附近涌动,硬是把两人给送到了摩天轮附近。

看着一对对小情侣排着长队,叶修开着玩笑指指摩天轮:“文州,要不咱试试这个?”

喻文州侧首望着旋转的摩天轮,后者正一闪一闪发出绚丽的光彩,也是欣然同意:“好啊,我也没和前辈一起玩过这个呢。”

两人也算有耐心,等待着长队一点一点地走到尽头,而后找了个座舱钻了进去。

摩天轮缓缓启动,按照它每次重复的轨迹运行起来。也许是刚离开喧嚣的花车游行,而此时又在一个寂静封闭空间里,一时两人意外默契的无言。

叶修从口袋拿出一个小纸袋,递给喻文州。

“这是?”喻文州接过掂了掂,不是很有分量。

“生日礼物。”叶修笑,“现在拆开来看看吧。”

“礼物?”

纸袋很轻,喻文州隔着纸袋凭着触感也只摸出一颗一颗的粒状物。

不会是糖果吧,喻文州有点怀疑的拆开纸袋,把里面的东西倒在手上——几颗水果糖,各种味道的都有。这个品牌的糖喻文州以前在家里吃过,味道还算不错,可是做为礼物并不算出彩,甚至说起来算十分寻常了。

沉稳如喻文州也在此时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

“选一个味道。”叶修倒像是很满意喻文州的反应似的,愉悦地提出要求。

喻文州瞧瞧手里的几种口味,倒是随意。

“橘子吧。”

两手顿了顿想要拿糖,却苦于双手拿着物体,无法把那颗糖挑出来。

喻文州刚想把纸袋放下,叶修却兀的伸出两根修长的手指把一颗橙色包装的糖果夹了出来。轻松地撕开糖纸,剥离出糖块往自己嘴里送,趁着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劲,欺身而上,堵住了喻文州刚想开口的嘴。

随着吻势的加深,糖块慢慢从口腔融化,暧昧在味蕾上晕开,橘子的清香萦绕在齿间,酸酸甜甜在舌头上相互传递,两个人都乐此不疲地向对方索求着甜味。

缱绻缠绵了许久,糖块融化不见,两人这才微喘着气分开。

伴着远处天空的花朵一朵一朵的炸开,四周传来烟花的轰鸣声,花朵绽放的光芒映亮了两人的脸。

叶修似笑非笑侧目,“怎么样,文州大大对我送的生日礼物还满意吗?”

第六赛季夺冠的回到g市那天晚上,离开热闹的庆功宴,黄少天破天荒的在那天喝了些酒,摇摇晃晃连路都走不稳了,却又唠唠的拉着人想要去散步。

郑轩喝的走不动道被于锋搀着回房间,宋晓见情况不对也跟着一起开溜了。只剩工作人员还在收拾着残局,喻文州想着前几天总决赛的确压力太大,又拗不过黄少天的嘴炮,也是乘着凌晨粉丝散的差不多了,二人便准备去附近的公园转转。

训练营到公园只有一个小巷的距离,反方向走出去就是蓝雨。一边是喧闹未消的俱乐部,一边是静谧闲适的公园,一巷之隔,却是两个世界。两人并肩走在巷子里,抬头看着这些参差不齐的房子紧密排在一起,有着说不出的安详感,老旧而斑驳剥落的墙壁上嵌着的窗户里日光灯透出暖暖的光。

身边人滔滔不绝的发表这几天的感想,喻文州听着也不腻烦,脸上挂着惯有的笑意,只不过于平时公式化的笑容不同,倒是多了几分安适。

也是公园近的原因,没走两步便到了。冷清的广场上空无一人,黄少天不顾劝阻欢快的趁着酒劲爬上中央立着的大大的李白雕像上。

“队长队长快看,李白诶!”黄少天像检验西瓜熟没熟透似的拍了拍身旁的雕像:“那个诗怎么念来着——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我要飞!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李白上不了天,看我天哥上个天给你看看,升龙斩——!”说着竟是张开双臂想要跳下来。

“慢点啊!”
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想要上前接住他。

“啊……”
许是站的高了,风一吹酒醒了大半,黄少天望着离地面有些高度脚下不禁僵在了原地,左顾右盼了半天也不敢跳下来。

“下来吧,我接住你。”
喻文州看着上面进退不得的那人实在有些忍俊不禁,双臂打开做个迎接姿势。

“……真的,真的啊,队长你可要好好接住我。”

“好。”

凉风掠过脸颊,边上的路灯光线暗淡。

四目相接,昏暗中只能看见对方闪烁着暗淡灯光的眸子,眼中透出意外默契的信任。

一阵风声,揽人入怀,不自觉搂紧对方。

“接住了可就是我的了?”

遗憾。

夜风如海浪似的,一阵一阵的拍打着窗帘,吹起,又落下。反反复复,不知疲倦。

训练室里一片漆黑,只有一台电脑闪烁着幽幽的光,映在屏幕对面那张偏白虚胖的脸上。

已经是深夜了,叶修还是如往常一样研究各个战队比赛的录像,一边切换着录像的不同视角,一边在打开了文档记录一些自己的心得。与平时不在意的神色不同,这个时候的叶修总是多了几分专注。

好看的手在鼠标上不停的哒哒哒点着,却在看着轮回比赛时停了下来。录像中的一叶之秋在一枪穿云的强力火力帮助下硬生生的撕开对面防线的一道口子,在看到闪耀着乌黑寒光的却邪伴随着子弹朝心脏刺出最后一击时,自己不由得心中猛的一坠。

录像暂停在一枪穿云一叶之秋背靠背双双踏在对手尸体上的一帧。主办方推送的宣传广告恰好的出现在正下方——本赛季最佳组合:一叶之秋、一枪穿云。双核时代,不可错过。

“双核时代啊……”叶修掏出一包烟,娴熟的甩出一根点燃,放在嘴边深深的吸了一口,再缓缓吐出。看着屏幕上两个角色的身影,渐渐与自己回忆中的那一幕重合。
战斗法师,神枪手。
真是叶修在熟悉不过的组合了。
那时候在网游里与苏沐秋并肩作战,几乎可以用无敌来形容。

时间是最厉害的杀手,10年时间,那么多的矛盾、不解、欢笑、离去。现在想想也就一瞬的事,有人忘了,有人记得,叶修一直都是后者。面上提起来云淡风轻,其实是因为一直把他放在心里,以为他一直陪着自己。把自己与他的点点滴滴全部敲成小碎片,让这些在平常不过的日常嵌在每一天的记忆里,带着两个人的信仰而战,带着两个人的荣耀而战。

“如果不是那场意外,双核会更早的出现在人们前面吧。”

一根烟已变成了一串长长的银白色的烟灰。叶修随意抬手取下烟头掐灭在一旁的烟灰缸中。

“只不过,”叶修顿了一下,随即自言自语的笑了笑说,“如果是这样的话,会像沐橙说的一样,一直冠军冠军的下去的吧。”

沉默了一会,又想拿烟出来抽,一甩烟盒,手上空空如也——烟没了。
像是想到了什么,心里似乎早就空出了一个大洞,空了很久很久,空到自己都习惯了。
而后还可以自嘲着笑笑说道,“没了啊,没了。”
叶修没有再说话了。

因为……没有如果。

#喻黄#
#不知道在写些什么#
     ooc
    ooc
    ooc 

“抓到你了!我的天累死我了,队长你溜的好快啊,如果不是我身手敏捷身法矫健,换了别人还不一定能抓到你呢。但是说好的啊,抓到你就和我pkpkpkpk!”那人满头大汗扑到喻文州身上说道。

“好好,答应少天的。”喻文州低头微微笑着看了看怀里带着眼罩熟悉的脸,拢了拢对面那人的额前的发,拭去他额头细密的汗珠。“但是少天要回答我一个问题哦。”
伸出手指在那人面前,“猜猜我比了几?”

“诶诶诶?那说好了的啊,队长我猜中了你就和我pkpkpkpkpk!”那人仔细思索了一般,回答道:“唔...三,三对不对,我最了解队长你了,肯定是三。”说着就要扯掉眼罩确认。

“对了喔,”喻文州笑笑,伸出无名指凑成了三。
“少天很厉害呢。”